女生高潮

關於部落格
女生高潮
  • 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保障房的租金如何使用?用地手續不規範如何解決?

  長春市人大常委會首次開展專題詢問,主題是“保障房”有被詢問者手心冒汗,但旁聽市民表示“很解渴”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專題詢問現場,委員和代表踴躍提問 本組圖片 本報記者 郭亮 攝   旁聽市民認真記錄    保障性住房的維修由誰負責?答:在保修期內歸建設單位,超過保修期以後歸政府    廉租房的租金是多少?答:每月每平方米4毛錢,一年下來最多的家庭是240元/年     最多參加幾次搖號能夠住上保障房?答:三次搖號沒中的家庭,直接抽取房間號   A02版     昨日9時,長春市十四屆人大常委會十三次會議舉行聯組會議,對長春市政府關於保障性住房建設和管理情況進行專題詢問。據介紹,這是長春市人大常委會首次開展“專題詢問”。     本場專題詢問時長兩個多小時,共有10位委員和代表獲得提問機會,圍繞“保障房”提出了10個方面30多個具體問題,事涉“保障房”的6個部門均被問到。     “特別是應詢部門在會上承諾研究處理的事項,一定要兌現。”主持會議的長春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杜劍表示,長春市人大常委會明年要聽取和審議長春市政府詢問問題落實情況的報告。   ■名單     這6個部門除長春市建委是兩位副主任參會外,其餘5部門均是“一正一副”,具體為:     長春市住房保障和房地產管理局局長劉大平、副局長陳濟生;     長春市發改委主任呂凝、副主任劉銘;長春市財政局局長胡延生、副局長高山;長春市國土資源局局長李成員、副局長李東坡;長春市城鄉建設委員會副主任李健、副主任佟玉堂;長春市規劃局局長曲國輝、副局長趙家輝。此外,長春市副市長孫亞明到會聽取意見。   ■現場     我來問,你來答。昨日的“專題詢問”,採取的是委員或代表“點”部門來回答的方式。問得細,答得也細。以下是現場的部分問題與回答。   保障房租金用於後續管理     萬載斌(長春市人大常委會專職委員):保障性住房的維修由誰負責?出現此類問題百姓找誰解決?     劉大平: 長春市的做法是這樣的:和其他的建築工程一樣,在保修期內由建設單位負責維護、養護;超過保修期以後,其維修責任是由政府承擔。發生的費用是由權威機構進行審核以後,列入財政年度預算。     萬載斌:公租房和廉租房的租金是多少?     劉大平:廉租住房的租金是每月每平方米4毛錢,應該說一年下來最多的家庭是240元/年。公共租賃住房,按照國家規定,是略低於市場租金價格,我們控制在70%以下,可能比70%還低。投入使用的首山逸居公租房,是按多層每平方米每月9元錢的標準,高層是按照每月每平方8元錢的租金標準。     萬載斌:這些錢如何使用?     劉大平: 關於廉租房和公租房的租金,主要部分用於後續的管理,包括公共設施、設備的維護、養護,長期管理。   容積率沒有硬性控制     王琦(長春市人大代表):保障性住房的容積率是多少?是否控制在1.6~2.5之間?     曲國輝: 小區規劃的過程中,除了合理集約使用土地之外,還要綜合考慮日照、採光、通風以及園林綠地、防災減災、管線埋設、道路、停車和市政衛生等等。一般以多層為主的小區容積率控制在1.5,綜合性小區控制在2.5。不是硬性控制,而是多年來住宅小區在實踐中總結出來的,這個指標是比較合適的。   去年租賃補貼6243萬元     朱亞福(長春市人大常委會專職委員):長春市有多少人享受到了住房租賃補貼政策,每年租賃補貼總額度是多少?     劉大平:2013年年底,還在享受住房補貼的有2.7萬戶,全年補貼的金額是6243萬元。2014年的情況到年底才能實際統計出來。大家都知道,這個數字是隨時在變化的,主要是由於受保家庭的收入、住房條件是隨時變化的。比如得到了實物,給了廉租房,不再享受租賃補貼。還有就是家庭住房和收入情況發生了變化超出標準,不再享受這個租賃補貼了。   已籌措資金36.2億元     王大偉(長春市人大財經委主任委員、 常委會委員):長春市本級財政保障性住房資金的投入是否達到了國家規定的標準和要求?     高山: 我們的財力並不十分豐盈,但是在落實國家政策,執行國家重大民政工程方面,從來沒有絲毫懈怠。一方面根據國家的政策,按照土地收益10%的比例計提資金全部用於保障房建設;另一方面住房公積金增值收益剔除貸款風險準備金和管理費用後的餘額全部繳入國庫,專項用於保障房建設。從2006年到2013年,市本級財政共籌措保障房資金36.2億元。   三次沒抽到 第四次直接給     蓋國慶(長春市人大城環委主任委員、 常委會委員):保障房分配是採取電腦配位,就是搖號的方式,這裡有運氣的成分。請問劉大平局長,我們不管這些申請人運氣怎麼樣,他們最多參加幾次搖號能夠住上保障房?     劉大平: 根據這幾年實際工作當中的經驗,在實物配租方面,我們提出了一個解決幾次輪候都沒有抽到房子的研究辦法。對於經過三次搖號還沒有得到住房實物配租的家庭,我們決定第四次不再參與資格號的搖取,直接抽取房間號。   將對用地手續開展調查     王進(九三學社長春市委副主委、 長春市人大常委會委員):我們在調研過程中發現,一些保障性住房用地手續不全,不規範,國土部門下一步採取哪些措施解決這一問題?     李成員: 這種情況主要存在三方面原因:     1. 項目單位沒有到我們局申請;2.有的申請了,但是提供的前置性基礎性資料不全;3.不排除個別項目存在邊建邊辦手續的現象。     針對這種情況,我們將在本次詢問之後,組織全局開展一次專項調查。另外,我們將主動聯繫、主動服務,爭取讓用地單位配合,一起依法完善用地手續。   ■觀察   回答太細緻 個個都超時     昨日8時30分,電視臺的同行已經開始設機位、調試話筒。對這場專題詢問,是要全程攝錄的。     會場圍成了長方形,被問詢的六個部門在一端,其他三端均為參與詢問的人大代表。“佈置類似‘座談會’,能減少一下這六個部門(負責人)的緊張感。”工作人員解釋。     “現在開會。”9時,主持會議的長春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杜劍宣佈。     他們攤開了筆記本,準備迎接“問題”。     “需要提問的委員和代表請舉手示意。”杜劍環視現場。     數位代表舉起了手。“請萬載斌委員提問。”杜劍點了名。     萬載斌,是長春市人大常委會專職委員。     “我想請住房保障局的同志回答這個問題。”萬載斌開始“點名”。     長春市住房保障和房地產管理局局長劉大平一邊聽萬載斌提的問題,一邊在筆記本記了下來。     “我來回答一下。”萬載斌問完,劉大平打開面前的話筒。     專題問詢,就在這樣的“一問一答”中展開。     兩個多小時,10位代表獲得了提問機會。記者仔細梳理了一下,雖然只是“一問”,但卻被提問的委員和代表細化成了若干個具體問題,每一問平均包含3個小問題,加起來相當於問了30多個具體問題。     而無論是哪個被問到的部門,回答得都很細緻,均超過了限定的10分鐘時間。主持人一再提醒,“註意限時。”     “手心有些冒汗。”散會時,有被問詢部門的負責人與身邊同事輕聲交流。     “很解渴啊!問題問得太細了,就像是自己要住進這保障房一樣。”蘇長生是公開徵集上來的旁聽市民之一。他說,此前也曾參加過長春市人大常委會組織的旁聽,他希望這樣的“詢問”越多越好,尤其在民生事項上。     本報記者 王小野   (原標題:保障房的租金如何使用?用地手續不規範如何解決?)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